医院

母亲的二胎,医生明目张胆的收小费,没有亲戚关系而没床位,走廊上病死的蟑螂,母亲即将输完的液体和医生拿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走过。

错过(三-1)

黄磊的父亲是演员,黄磊考入电影学院在旁人看来是理所应当。但当时黄磊的理科相当的好,他也有向发展这方面的志向。他的母亲觉得顺其自然,就随他爱读理科吧。可父亲执拗额认为文科有发展,高一时和高中班主任联手把他弄进去文科班。当然,这是黄磊最后就读电影学院的理由之一,可最重要的原因却是一次话剧表演。

黄磊的父亲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他弄进文科班,可想而知,他的父亲希望黄磊按照他的安排心无旁骛的专心学习。

可那时也是到了叛逆期,黄磊对于父亲的安排并不绝对服从,偏要与父亲对着干,便在社团招募的时候报了话剧社。

黄磊的父亲的起步就是一位话剧演员,许多话剧界的大腕都和他是朋友,从小黄磊就跟着父亲演出过,父亲的那些朋友也都认识小黄磊。

再一个多月后学校举办艺术节,话剧社也要出一个节目。也是凭着一股倔强劲,要说明自己的选择也能出彩,黄磊主动挑下了编剧和主要角色的重任。

他每日在放学会偷偷的去一个他较为熟识的话剧编剧那儿,将自己每天手写了的剧本带给他,让他帮忙修改,然后每天去复印给每位演员。

黄磊熟悉舞台,每每念出台词时,他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都能赋予了这个角色生动的灵魂。在一次次排练中,他开始喜欢上舞台带个他的快感,那种你能即刻就感受到观众反应给你最直观的好坏评价的刺激感。他不再以排练话剧作为和父亲作对的手段,而是真正爱上了话剧。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排练下,话剧在学校大礼堂演出取得巨大成功,谢幕时,全体的幕后和演员都开心的欢呼起来,手拉手一起向观众三鞠躬。

黄磊却有些开始慌张了,他知道父亲母亲和小渤正坐在下面,他在演出时有偶尔会看到穿着校服的小渤,咧着嘴在笑。但小渤旁边黄磊父母的位置他却一直不敢看,他本来认为父亲今天是不想来的,多半有听到那个编剧朋友说,才知道黄磊瞒着自己偷偷排话剧。

黄磊知道父亲的脾气。自己去触碰到了父亲的底线,他害怕父亲会封杀话剧。战战兢兢地回到后台,黄磊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他每卸下一些妆,就要回头小心翼翼地观望一下门口来往的人群。

“小渤?”黄磊从人群中看到一个挤进来的小身板,但来人已经不是刚刚在大礼堂时一身校服,而是穿了一件不太适合他大小的西装,而且那头发也乱成鸡窝了,显得有些狼狈。

“黄磊!”黄渤匆匆整了整被挤得满是褶皱的外套,却又是满脸严肃地看着化妆台前坐着的黄磊。

黄磊看着黄渤这一身忍不住想发笑,看到旁边的一群演员都一脸懵逼看着他们,蹬了他们一眼,然后放下了卸妆棉,站起来转身和黄渤对视。

“怎么啦,小渤,把自己弄得那么可爱。”黄磊比黄渤高,说的时候还略带挑逗的笑了笑,但却温柔的用自己的双手将黄渤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捋直,其他的演员表示这个画面让他们闪瞎了眼。

“黄磊,我喜欢你,...我,可不可以,做你的...男朋友。”黄渤突然说话,可话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三个字,好像只是一阵从黄渤口中呼出的空气,连黄磊都不一定能听得到。

黄磊侧下了头,能清楚黄渤的耳根蔓上了淡淡的粉红。黄磊笑着在黄渤的耳边说了几个字,黄渤听后一愣。随后黄磊突然单膝跪地,从演出的服装中掏出了话剧中男主角要求婚的戒指--一枚塑料指环。大家都愣了,然后有几个反应过来的人在化妆间里“哇哇”的鬼叫着。而黄渤被黄磊突然的举动吓得不轻,连忙后退了几步,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黄磊。

“小渤,我喜欢你很久了,我要做你的男朋友!”黄磊眨巴眨巴着眼睛一直神情的看着黄渤,看到黄渤耳根的红慢慢蔓延到了脸颊上,高兴地一下跳了起来,在黄渤的泪痣下留下了一个吻。

黄渤看到人多,本能地想躲开,可黄磊紧紧抱住了他,在瞬间中侵占了黄渤的嘴唇,温柔地试探着黄渤的接受程度,黄渤也不再人群目光中拘束了,将嘴巴起开,让黄磊自由进入,黄渤还时不时的叫唤了几声。

这时却有人不适宜的说了声叔叔阿姨好,黄磊一下子被惊醒,瞬间脱离了温暖乡,僵硬地站着望向门口的父亲母亲和在看热闹的人群。黄渤对于黄磊的举动表示不解后回头看了一眼一群人前头的两来人,也一脸歉意地对着他们打了声招呼。

黄爸爸点了点头却站在那没有发话,只是眼光在黄渤与黄磊之间穿梭。而黄妈妈则一脸兴奋地是跑到黄渤身旁,也看了他俩一眼,对黄渤说:“孩子你答应了?”

“嗯 阿姨。”黄渤这才明白过来这是黄磊的父母。对于刚刚黄磊的父母看到他们在亲吻这件事也不敢多言,黄磊的父母没发话,黄磊黄渤也不敢发话,化妆室静悄悄的。

等了很久黄磊的父母却也没有其他什么动作了,甚至黄磊的母亲还温柔地看着黄渤。黄磊心中还是对父亲的脾气有忌讳,只是和父亲一直盯着对看。
他的父亲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黄磊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嘱托他不要负了黄渤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化妆间了。

黄磊还有些懵,黄磊的母亲也对他们表示支持,然后转身去追丈夫了。

其实黄磊到最后隐隐知道是谁突然改变了父亲的性格,但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他还是感谢这个人让他拥有了三年的温暖。

当然两人的幸福不是必然的圆满,但可以靠着一些努力和一些惊喜的偶然。

在黄磊初二时,学校漫天遍地都是孙红雷要“追”他的新闻,在初二一次家长会上这消息自然就传入了黄磊父母的耳朵里。父母对此十分担心黄磊会被这种校霸带坏,但只能叮嘱着黄磊,和默默祈求着。偶然会又有听到其他同学说黄磊和孙红雷还成了好哥们,让他们的心着实悬了起来,直到后来孙红雷转走了,黄磊父母的心也才定了下来。

可他们也知道,自己儿子长得不赖,学习名列前茅。肯定会有许多想对他表白的小男生小女生。所以还不如引导孩子找个可靠的。

其实黄磊父母也很早就知道黄渤,在听到黄磊和孙红雷成为好哥们时,黄磊父母还听说学校里面包括他们和另外一个人组了个大三角叫颜色组,那另一个人就是黄渤。

黄妈妈其实在小学就见过黄渤了,矮矮瘦瘦的,但爆发力很强,喜欢和同学们打闹,但也懂得分寸,不会闹得太过。还喜欢游泳,得过市里面小学组第一。

黄妈妈觉得这孩子靠谱,为了以防万一,还去查找了以前的关于黄渤的信息,觉得这孩子也很优秀,若是磊磊要和他交往,她是不会阻拦的。并且还将自己的查找结果和想法灌输给了黄爸爸。

在黄磊母亲的软磨硬泡下父亲是勉强的答应了,但还得要与黄渤面对面谈话才会完全放心。

从学校通知有这个活动,黄磊的母亲知道机会来了,硬是将她一脸不情愿的丈夫拉到了大礼堂。

 ------TBC--------

黄妈妈,黄爸爸纯属杜撰,勿带真人

错过(二)



黄磊一天的教课结束了。回到卧室疲惫的将自己甩在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日历,是一行小小的标注:明天没课程,但是还有一个通告。不过看日历的习惯已经渐渐淡了,想想那时和他刚分开的时候,总是心心念念的,每天数着日子等,而现在离那一天是那么近却还是那么远,还剩三个月一十五天。

“黄渤,你的梦想是什么?”台上庾老师看着台下睡眼朦胧的黄渤,立刻就把问题抛给了他,黄磊还在旁边认真地抄抄写写。

“我?我吗?”黄渤听到老师在叫,一脸懵逼的站了起来,“恩,来黄渤你来回答一下老师的问题。”

啥?老师问的是什么?黄渤头仰着,左手手指小幅度的去拍打着他的同桌黄磊。黄磊些许是有些不耐烦了,等了一会用手指回应了他,黄渤以为他会给他答案了。撇回头来,他那同桌丰富层次的大眼珠明显在无辜的望着他:我啥也不知道呀!

去你大爷的,你这个三好学生,上课不带打哈欠的还会走神不知道。黄渤立刻回敬了一把眼刀。但更不敢看老师了,低下头在心里默念:黄磊王八蛋。

黄磊本来只是想逗逗黄渤的,早就写好的题目,可黄磊收到那记眼刀之后,便腹黑的将写着题目的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了抽屉,扭头转向了其他处。

后来放学黄渤被庾老师留下罚扫地,这是他四年级开学以来第一次被罚,拿着扫把一阵乱挥,搞得教室尘土飞扬。看到黄磊的位置,想到他就一阵气,这个三年级下学期才转来的人,凭什么这么傲气呀。

越想越来气,顺手拿着扫把在黄磊桌上乱拍,还在他的抽屉里乱扫,扫着就掉出了一张球状的纸团。黄渤还以为是谁给黄磊的什么秘密纸团,说不定还能羞辱他一下呢,弯腰拾起来,坐在自己的桌子上看。

打开是一行清秀的文字:大傻子,老师问你梦想呢!这明显是他同桌的字,黄渤的脸瞬间热了起来。将纸条对折了几次,放进了裤兜里。

“还没扫完吗?”这时黄磊侧着个头探了进来,“你怎么还在呀?”黄渤刚放纸条的手吓得抖一抖,抬头看着黄磊又心虚地用余光扫了一下他的桌子。

“我等我母亲下班。不错呀,你这挺干净的呀,咳咳咳。。,”黄磊悠闲地走了进来,突然捂住口鼻,强烈的咳嗽起来。

黄渤看到他的样子有些吓到,想到可能是那飞扬的尘土。他跳下桌子将黄磊扶出了班级,在班级旁边的饮水机里取了些温水给他,拍拍黄磊的后背,让他先缓缓。

他问他没事吧?他没有说,只是带着笑意地着看着黄渤,在黄磊的眼眸里能清晰地看到黄渤自己,似乎能够抚慰人心,足够让人安心。

是从那时候开始吧,他们两个成了好朋友,就会有了眼神交流的默契,无声胜有声。

黄磊拿着家居服进入了浴室里,站在喷头下,让水去洗退一切的尘土。闭上眼睛,他的身影是那么近,却仍是触不可及。小渤,我好想你。。。

黄渤在这个酒吧驻场眼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自从上次的事,他总是尽量少和小猪单独见面,小猪倒好像个没事人,还是会和黄渤勾肩搭背,和乐团其他人打诨插科。

他还是会每天去偷看房东家的报纸,要是有了个黄磊的消息,他会逐字逐句的认真抄在一本笔记本里头,要是还有插图,就用铅笔画下来,写上日期,然后偷偷还回去。将笔记本放在床头的盒子里,里面有6本笔记本和这本一模一样封面的本子和一张有三个人的照片。

黄渤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捏了起来,看着上面的笑得没心没肺的人,无奈的笑了笑。

黄磊其实比黄渤大一岁,四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后,黄磊就直接跳级到了六年级。一下从同学就变成了学长。小升初时,他在努力下考入了黄磊所在的学校。

还没开学前,黄渤就有听到一个校内广为人知的新闻:高一校霸狂追初二学霸。黄渤倒是并不是个八卦的人,就是会莫名地担心那个“学霸”会是黄磊。

开学后不久,黄渤就在校园遇到了黄磊,黄磊和他打了声招呼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不久后就从前头跑来一个大块头,人高马大的,戴了副墨镜,给人种不怒自威的感觉。遇到了黄渤直接就问有没有看到黄磊过去了。

黄渤看着这人,想到了惊慌的黄磊和那满天飞的新闻,看来那“学霸”还真是黄磊呀,黄渤默默地叹了口气。

“对不起呀,我刚刚没看到有人走这边,他倒是有可能往那边走了。”黄渤随意指了个方向,大块头盯着他上下看了一会,向他指的方向走去。

后来再遇到黄磊是在宿舍的走廊,黄磊邀请了黄渤去到他的宿舍,听他讲黄渤才知道那个大块头叫孙红雷。谈到他,黄磊还会宠溺的叫“大傻子”。黄渤听着心里会有些别扭。

“是磊磊和一些同学一起出去喝了几杯,遇到了一些学校里不学无术的小混混,觊觎磊磊的美貌,然后我及时赶到英雄救美,眼眶周围还肿了呢!可怜我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脸呀!”这是后面和孙红雷熟了之后对他说的。但其实按照黄磊说的说法,其实那时那些人只是路过,什么都没发生呢。

“但是这个臭不要脸的孙红雷就是自作多情的感觉我会十分感激他,会找因为找不到他而着急,所以就满校园的在追我。你说这是不是傻。”黄磊明显憋着笑意,防止拿着水瓶的手乱抖。

真二,这是黄渤在听完黄磊给他讲的来龙去脉后,给孙红雷的定义。黄磊将盛好的水递给黄渤,“谢谢,那为什么你不直接对着孙红雷说声谢谢就完事啦,还要那么麻烦。”

黄磊笑了笑,“我的时间可都是十分珍贵的,怎么能浪费在这些琐碎事上,再说了这是他一厢情愿的事害的现在整个校园都以为他在追我要嘿嘿嘿呢,他没向我道歉呢,我还要和他说谢谢?”黄渤感觉黄磊已经不是那个纯洁的小天使了,早前在学校里面那个惊慌的表情一定是演的,因为他明显看到了那翘着的狐狸尾巴。

后来黄渤代黄磊表达了黄磊的“谢意”,然后三人就开始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相爱相杀的好兄弟,一起从开学初玩到了期末。后来孙红雷突然说要退学回老家帮忙了,三个人才匆匆留下一张照片。

照了照片后还吃了散伙饭,最后是黄磊这个酒量深不见底的拉着他们两个回宿舍,还差点错过孙红雷的火车班次。

照片没有来得及洗给孙红雷,黄磊留着底片,他两在八年前分开时一人洗了一张,权当是青春的念想吧。


—TBC—

感觉我好像写了不少废话,帅雷雷出现啦,啦啦啦

错过(一)

来挖坑咯,其实有好多脑洞都懒得打字出来,只能是短篇

其实本文就是将磊磊和Berger的相遇的时间线向前推了,将他们的年龄往前推,加了些自己的臆想。这是一个男生可以和男生结婚的平行世界,不喜轻喷。


黄磊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认真的核对要上传的一些学生资料。而对面几个新来的女老师们对着窗外在叽叽喳喳的抱怨着这场雨,“好不容易,教师节了,我还想着能一睹其他系男老师们的风采呢?”说着说着还时不时的偷偷瞄了一眼黄磊。

学校为了老师们的“幸福”也是操碎了心。基本上一到教师节,学校就会组织单身教职工联谊,为了提高结婚率,还在老师间发放了一些夫妻政策。有好多老师都在这个联谊上都成了双,全校师龄较老的就只有黄磊还单着了。

黄磊在资料核对几遍无误并发送过去后,他站了起来,那些单身的女老师的目光瞬间就聚焦在了黄磊身上。他取了一份当日的报纸,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将报纸翻开。

黄渤一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偷偷看看今天房东订阅的报纸。他快速取后回到租房,回床上盘着腿坐着,把放在腿上的报纸一翻,熟悉的厚度让他一翻就能翻到了娱乐版块,然后靠着微弱的光线埋着头逐字逐句的细细阅读。

读完了报纸黄渤对着堆满物品的墙愣了愣神,又一咕噜地跑下去,将报纸放回原处,保证没别人看到后回到了房间的床上躺着。靠近床边有个大窗。他斜眼看着窗外在念叨着“今天是教师节呀,今天是阴天呀,今天也是没有他消息的整整一个星期。。。”

黄磊草草地阅览了一下报纸,又将报纸放回原处,将自己的办公桌上的书和资料整理了一下。看没什么事情了,就从最下层抽屉里拿出了个盒子,打着伞独自走出了学校。

他步行回到离学校不远的公寓里,这是他的父母给他的,除了他可能就小偷想进来过。脱下鞋子,触碰到地板是刺骨的冰冷。他默认着将鞋柜里的拖鞋拿出来穿上,然后径直回到房间中,打开卧室灯,坐在床边。

他将盒子放在床头柜上,拉开了一个抽屉,那里面有几张泛黄照片和一个信封壳,黄磊将他们取出,将盒子放入后又放了回去,然后将它们重新锁上。

“小渤,你真的要走吗?”床上的黄渤一下被惊醒,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竟又然睡着了。看了看手机,还好没有错过什么短信和电话。

摸了摸头,想想梦中那熟悉的场景,自从那年分开了,是有些时日没有梦见他了,他的样子都有些模糊了,但是声音还是那么让人安心。

“咚咚咚。。。Berger!起床了吗?”黄渤定了定神,下床去打开了门,是罗志祥这小子。来人一看就是来这习惯了,一看到开门就灵活地从黄渤旁边蹭了过去,坐在的黄渤床沿。

“小猪,你这大少爷背对着光,我都不能一睹你近日的俊容了。”黄渤关上门走了过去,一边还在调侃。小猪听话地往旁边挪了挪,同时还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声音:“鹅鹅鹅。。。那现在呢?”罗志祥顺势撩了一下他的头发。

在鹅了好久之后突然的一个神转折让黄渤有些措手不及,真是只精分猪。黄渤在心里吐槽着,这明面上装作十分仔细地在他脸上看了看,低头思考了一下,看似无意的叹了口气,“当我没说过。”

小猪无语的瞥了黄渤一眼,然后正经地清了清嗓子。“我,可是带着正事来滴哦。”接着从右裤兜里掏出了一张被卷成团的纸递给黄渤,“咯,就是这个。”他期待地看着黄渤快速的打开了纸团,还站了起来。“鹅鹅鹅,我们发出去的那么多份简历终于有人回啦。”小猪大叫着,但是却没有反常的没有到处乱跑,只是盯着黄渤的脸在看。

“那这个老板已经答应我们只唱三个月的请求吗?”黄渤看着纸张有些不知所措,僵持在那。“是呀,我们在这可是等一个星期了,终于有消息啦!”罗志祥站起来一把抱住了黄渤,轻轻地留下一吻在黄渤的泪痣上。

黄渤有些发愣,但随即推开了罗志祥,低头默默地将纸团又揉回球状,闷闷地说:“恩,是个高兴事儿。你回去准备一下吧,我们晚上7点半酒吧门口见。”将纸团又递回罗志祥,“我。。。恩。。。晚上见。。。”

罗志祥走了,黄渤不敢看他的身影,久久的定在那里。他在心里骂自己懦弱,有一霎心里曾劝自己去接受小猪。那缥缈的诺言,都不知道是否是值得,但它的确让他错失了一次被爱的机会。

罗志祥是在旅行时认识在酒吧驻场的黄渤,后来就和黄渤去了许多地方一起表演,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了黄渤。

罗志祥在收到通知前就已经在一家首饰店买下了一枚戒指,用一个小信封装了起来。那天去找他,在右兜的通知单中夹着一张小纸条是嫁给我,左兜是那个信封。



—TBC—

中秋快乐,开坑撒花。

其实我还是爱萝卜的,但是还是插了把刀子。(我就是后妈,鹅鹅鹅。。。)

感觉ooc有些严重,我得去找些方向,填坑路漫漫,希望自己别坑

繁花夕梦

在lof第一次发文有些小激动呢

第一次尝试bl,非肉,架空民国背景(历史不好

小小脑洞,不喜勿喷

(一)

偌大的剧场内只有他一人,一灯。

程夕梦穿着戏服,带着头面,打着胭脂。记得有人告诉过他,那时与他对戏的王五姐令那人最为倾心,他便默默的记下了,每日早早的着了这一席戏装,在此等那人来。

“你为何音信全无,是何道理?”他失意地喃喃低吟在剧场里回荡。

身上初幕戏服口中却吟着最后一幕的唱词,述说着他两无言的结局。一把跌坐在了戏台上,脸上已是两行清泪划下。

(二)

沈少轩是上海商业界叱咤风云的大佬沈天明的幺子,不知是否是继承了他父亲的品性,也是一个人人皆知的花花公子,

沈家老爷对此并不过问,毕竟自己也曾经有过那段风花雪月。可私下也想着自己的小儿子有些出息,于是在自己60大寿后将家产交给了自己的大儿子沈少磊去打理,并吩咐不准给沈少轩任何经济支持。

沈少轩听到自家老爷子对自己大哥的吩咐,气不打一处出。但也没有办法,熟识自家大哥的品信,后来也收敛了不少,不过他又好上演戏这一口。

玉声戏院是上海最著名的戏院之一,沈少轩轻车熟路的来到后台,戏班班主一见他来,笑得满脸皱褶:“沈少爷您来了,彩衣今天的场已经完了正在换衣服,您先等一会,我先去给您沏个茶。”

“不必了,我今天来不是来找彩衣的,我想来唱戏。”沈少轩挑了挑眉,故意把后面那‘唱戏’俩个字给转了几个调。

刚好换完衣服的彩衣走了出来用一种能迷惑人心的声音说:"那我陪你唱吧。”

“不了,”沈少轩瞥了一眼舞台方向,那儿正传来满堂喝彩“就那正在戏上的花衫吧。等会戏完了叫她过来,我先去换衣服。”“好嘞,这时间差不多了,沈少爷我先领您过去换衣服,这里请。”

在程夕梦在受宠若惊地在谢幕时得到了一捧捧花后,他又糊里糊涂地被班主拉到的衣架子旁。

那班主说:”你去伺候沈少爷更衣。“然后就把那谢招郎的戏服给放到程夕梦的手上”你刚来得好好把握住机会。"将他推到了换衣的幕布前。

彩衣在班主后头看着那不知所措的程夕梦,心想:那就是一愣头小子,沈少爷怎么会选他呢?

“沈少爷,我。。。我。。。进来了。”打了个招呼,程夕梦紧张地掀开了幕布,沈少轩穿着里衣,背对着他“你怎么这么慢呀,给我吧。"

沈少轩转过了身将那衣裳接过,看向那程夕梦,而程夕梦脸上微泛红粉,不知是那胭脂过浓还是害羞,惹得沈少轩连连发笑,再看那衣裳却是单薄的很,让他去隔旁的幕布去换初幕的衣裳。

(三)

沈少轩换完了衣裳,已然是一翩翩公子模样,踱步先行到了戏台之上。

戏院已是空无一人,沈少轩兴奋地先唱了起来:"小生谢招郎,太原人也。幼年不幸,父亲亡故,只有母亲在堂,抚养成人。同胞一位姐姐,嫁与杨四郎为妻,我姐丈在东村,做一小买卖,店房窄小,姐姐回转家来,侍奉母亲,倒也不甚寂寞,但是小生年已长成,尚未婚配,将来我的亲事,不知应在何方,思想起来,好不愁闷人也!"

然后转身一瞥,戏台上已多出了一人,那已扮上的程夕梦,远山细眉,施以粉黛,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游走多年女色间的沈少轩竟也痴了,不自禁地说出了:“哎呀且住!适才看见楼上那个女子,十分美貌,我总算不负此行了。看她有些面善,好象在哪里见过。"

程夕梦被他逗乐了,轻抿唇红,掩面而笑。沈少轩也笑了起来

(四)

此后,沈少轩也每每来到剧院总要等着那程夕梦唱完后再扮上和他唱几句,那程夕梦也记住了沈少轩告诉他这《鸳鸯冢》王五姐初幕的衣裳最好看,他也总是会穿着这衣裳去与他去相和戏。

久之,两人暗生了情愫,可程夕梦一直介意着自己是男儿身,而沈少轩还是这上海家喻户晓的沈家的二儿子,怕自己会毁了沈家多年来的声誉。所以对于沈少轩是时而疏远,时而亲近。

一天程夕梦正在上妆,沈少轩就来了。他一把拿起搁在桌上的眉笔,程夕梦不知是谁在恶作剧,侧头一看,与沈少轩四眼对视,一时也陷在他那温柔的目光中。

而沈少轩弯下腰,轻吻了一下程夕梦那柔弱的唇,程夕梦那还没上胭脂的脸庞瞬间染上了一层粉红。

”我,我们不能这样,我是男的。。。“”你是男的我也爱你,我已经爱上你了,我不介意,我的家人也不会介意的。放心,有我在。"沈少轩对着程夕梦信誓旦旦地说到。

程夕梦紧闭着双唇,默不作声。沈少轩看着急了:“那这样,你不用回答我,要是你愿意让我画你的眉就是答应我了,不让就是不答应。”

沈少轩让眉笔小心地靠近程夕梦的脸,他第一次害怕,担心得到的是程夕梦拒接地撇开自己的手。直到最后那笔头终于轻触在了程夕梦的眉。

程夕梦的嘴唇轻启说:“我也爱你。”

(五)

后来沈少轩的承诺真的应验,他的家人并不介意他的性别和身份,还为他赎了身,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后来的一件事打破了这个梦。

那玉声戏院的老板一日突然叫程夕梦叫回了戏班,说是本要替着程夕梦的彩衣突然身有不适,而这场有个日本的武田大佐要来看,这要是不能演可是要掉脑袋的。

班主跪着求那程夕梦,程夕梦只好应允。而沈少轩不放心程夕梦,让班主把那小生给换下,他要上去。沈少轩态度强硬,班主只好答应,况且沈少轩和程夕梦和了不久的戏还是有默契的。

那日本军早早就到了剧院,几个站在了门口,搜查着看客身上是否有枪支,待到这人基本都进场了,那武田大佐正好也来了,那班主毕恭毕敬的迎着武田大佐到了上等包房,便到后台催促着戏子们快点。

大幕被缓缓拉开,第一幕是没有王五姐的戏份,程夕梦在后台踱步,他希望这次演出能相安无事。突然戏台传出了枪声,程夕梦想要前去看看,被一个男人拉住。他认识这个男人,是沈少轩的哥哥沈少磊。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管你弟弟的死活了吗?”“我没有不管他的死活,但这是他的选择。我相信他会没事的,你也要相信!”沈少磊将程夕梦带到了车上,远去。

(六)

沈少磊在车上给了程夕梦一封信,是沈少轩的亲笔信,他告诉他,去广东等他。

后来他们到了广东,程夕梦想继续去唱戏,沈少磊没有拦住他,至少给他一个补梦的机会吧。

他继续唱着他的《鸳鸯冢》,他在等他,等那封未到的书信。







如果想要be,上面就是完结了,如果想要he,请继续往下。






十年后

“哎呀且住!适才看见楼上那个女子,十分美貌,我总算不负此行了。看她有些面善,好象在哪里见过!”程夕梦听到了那个熟悉地声音,他不敢相信,他觉得,这是他的幻听。

那人踏上了戏台,脚步渐渐向程夕梦靠近,停在了他的跟前。轻轻地唤了声“我来了。”







end

上一页
下一页